思想建设

当前位置:首页 >思想建设 >正文

民主党派的优良传统与时代使命

作者:佚名 时间: 2010年07月06日

 

民主党派的优良传统是各民主党派同中国共产党在长期合作的历史实践中取得的成功经验的高度概括和科学总结,是民主党派宝贵的精神财富和独特的政治优势,是我国多党合作制度赖以健康发展的坚实基础。这些优良传统大体可以概括为五个方面的内容,即:爱国主义、争取民主、求真务实、团结合作和自我教育。知往才能开来,继承才能发扬。在新世纪新阶段,总结半个多世纪以来民主党派所形成的优良传统,把其继承下来,发扬光大,是参政党思想建设的重要内容,是新一代民主党派成员开拓进取的精神动力,是民主党派完成时代赋予的历史使命的必然要求。
(一)爱国主义的优良传统
爱国主义是一种长时期积累起来的民族感情和民族意识,它集中表现为对祖国的忠诚和热爱,表现为民族自尊心、自信心和为争取祖国统一、繁荣富强而英勇奋斗的献身精神。爱国主义具有巨大的凝聚力和向心力,从精神上维系着中华民族,在民族危难中发挥着支撑民族生存的巨大作用,是近代以来中国时代精神的最强音,也是民主党派与生俱来的优良传统。
民主党派之所以能够在民主革命时期同中国共产党患难与共、风雨同舟,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同心同德、和衷共济,最根本的原因在于爱国主义是民主党派的共同思想基础和政治基础,是各民主党派不断前进的根本动力。各民主党派领导人都是著名的爱国主义者。抗日战争时期,在民族危机空前严重之时,他们坚决反对国民党统治集团的“攘外安内”反动方针,积极拥护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旗帜鲜明地提出了“停止内战、联共抗日”的口号,同中国共产党一起,共同为坚持抗战而努力。抗战胜利后,各民主党派同中国共产党一道,积极进行反对国民党内战独裁政策,共同为中国的和平民主而斗争。正如民革中央主席何鲁丽在《中国的参政党》序中所说,中国“各民主党派从革命斗争实践中逐步认识到,要完成中国的民主革命,建立起一个独立、自由、富强的新中国,只有依靠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在这一思想引导下,中国各民主党派从此走上了自觉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与中国共产党亲密合作的道路,并且与中国共产党一起,创立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
在新世纪新阶段,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目标,集中体现了我国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和新的社会阶层群众的根本利益和共同愿望,将全国人民的思想、意志和力量紧紧地凝聚在一起。这是新世纪新阶段爱国主义的时代内涵和本质特征,也就是说,社会主义与当代爱国主义在本质上是一致的。中国共产党、各民主党派同全国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爱国就是爱社会主义祖国。这种爱国主义的普遍性与自觉性,决定了社会主义和爱国主义具有共同的理想目标和共同的价值观基础。民主党派作为共同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参政党,作为与中国共产党风雨同舟、亲密合作的友党,理所当然地肩负着统一祖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使命。胡锦涛同志指出:“只要紧紧围绕我们的共同目标和共同事业,多党合作才有坚实的基础,才能保持旺盛的生机和活力,才能造福于人民和国家。”
加强爱国主义教育,是民主党派思想教育的重要内容。胡锦涛总书记提出的“八荣八耻”社会主义荣辱观,其中第一条就是“以热爱祖国为荣,以危害祖国为耻”。各民主党派要继承和发扬爱国主义的优良传统,树立社会主义的荣辱观,一是要高举爱国主义旗帜,坚定政治信念。在当代中国,祖国同社会主义有机地统一为一体,热爱祖国就是要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基本纲领和基本经验,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这也是中国共产党同民主党派合作的重要的政治准则。二是要脚踏实地,扎实工作。爱国主义不是一种形式上轰轰烈烈、风行一时的行为,而是体现在日常生活、学习、工作的踏踏实实、天长地久的平凡举动之中,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是最大的爱国行动。民主党派要进一步发挥政治优势,牢固树立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指导思想,团结和带领各自所联系的成员和群众积极参与改革和建设事业,支持一切有利于解放和发展生产力的改革措施,自觉维护来之不易的团结稳定的政治环境。三是要加强社会主义道德建设,不断提高自身素质,帮助成员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自觉抵制腐败现象的侵蚀和个人主义观念的膨胀,为“三个文明”建设贡献力量和聪明才智。
(二)争取民主的优良传统
中国的民主党派与西方议会型政党不同,它们产生于没有丝毫民主气息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中国,它们是在国共两党对立和斗争中产生的,在反蒋、抗日、民主这些根本问题上同中国共产党是完全一致的。民主党派的创始人都是著名民主政治运动活动家,他们有渊博的政治知识和丰富的社会阅历。如张澜、黄炎培、马叙伦、沈钧儒、壬绍鏊、梁漱溟等不仅是民国初年议会多党政治的参与者,对多党制模仿在中国的悲惨命运有着亲身的体验和切肤之痛,而且他们又亲身参加了“五四”爱国民主运动,毕生都在追求民主政治制度的实现,民主和科学已成为他们矢志不渝的追求目标。由此,争取民主也就成为了民主党派的光荣传统。民主党派在民主革命斗争中的历史使命主要体现在争取民主问题上,各民主党派纲领中都集中体现了民主理念,爱国民主运动是民主党派的主要政治实践。例如,民主斗士李公朴为了追求民主,两只脚跨出门,就不准备再进门,闻一多面对敌人的屠刀,大义凛然地宣布:“我们每个人都要像李先生一样的,跨出了门,就不准备再跨回来!”马叙伦面对国民党统治集团的白色恐怖,义无反顾地在《民主》周刊上发表文章“民主是封禁不了的”,“就是把我们送上断头台,我们的精神是不死的。把我们送进了集中营,我们心上的民主还永远刊着的”。正是具有这种视死如归的坚定信念,在国民党的屠刀面前,不少志士为此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但是,他们始终没有放弃对民主的追求。半个多世纪以来,民主党派对民主追求先后表现为资本主义民主与社会主义民主,其间经历了不少曲折,走过了不少弯路,终于选择了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之路。
老一代民主党派领导人在争取民主的过程中,为我们提供了许多宝贵的经验和教训。其一是资产阶级议会政党制度在中国行不通,其二是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才能实现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利、才能实现民主党派追求民主的奋斗目标。在现阶段,民主党派要继承和发扬争取民主的优良传统,应该从以下几个方面做起:
第一,摈弃用西方政治学理念去简单地解释、分析、对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党和政党制度,摈弃用西方的“民主”标准去评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党制度的习惯思维方式。因为西方式的政党制度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建立在不同的经济、政治、文化基础之上的,是建立在不同性质、不同价值观基础上的,用一种政治制度,用一种价值观念去评判世界各国人民的多样化的选择,本身就是不科学的,不民主的。这就是说,政党制度没有统一、固定的模式,所以它们之间既没有可比性,更不能模仿照搬。
第二,民主党派作为中国的参政党,其基本职能是参政议政、民主监督。参政党与执政党在政权中的合作,不仅体现在人民代表大会中,也体现在参政党成员担任各级政府及司法机关的领导职务上。民主党派就是要积极履行自己的职责,在民主制度、民主形式、民主程序的建立过程中,积极参与,自觉主动地提出自己的意见和建议,并就一些重大问题同执政党进行协商,交换意见。民主监督是民主党派的一个重要职能,毛泽东在谈到为什么要让民主党派长期存在的问题时明确指出,就是要互相监督,而且主要是要民主党派监督共产党。而就目前情况看,民主党派的监督作用还没有充分发挥出来。民主党派作为共产党的挚友和诤友,要把民主监督作为多党合作的首要内容,加大民主监督力度,真正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勇于坚持正确意见。
第三,面对多样性的群众利益,多样性的社会角色,民主党派应该代表各自所联系的那部分群众的利益和要求,加强同他们的沟通与联系。民主党派各方面代表人士文化素质高,社会影响较大,在今后的工作中,要认真倾听他们所联系群众的呼声,密切同他们所联系的成员和群众的关系,进一步强化党派成员的民主意识,紧紧围绕大团结、大联合的主题,多做体察民情、反映民意、集中民智的工作,切实帮助他们所联系的群众解决实际问题,积极为推进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建设作出应有的贡献。
(三)求真务实的优良传统
求真务实就是追求真理,崇尚实践。中国的民主党派是在中华民族灾难深重的年代,为了探求救国救民之道产生的。他们为了实现振兴中华伟大理想,四处寻求救国之良方妙药,曾一度提出了在中国建立资产阶级共和国的主张和“教育救国”、“科学救国”、“实业救国”、“职教救国”等具体措施,但结果却以失败而告终。但是,他们并没有放弃对真理的追求,他们从中国共产党身上,看到了中国光明的前途和未来。于是,他们以求真务实的精神,最终选择了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走社会主义道路这条致力于中华民族复兴的正确之路。
民主党派老一代领导人对中国共产党的认识,经过反复的比较鉴别,经过自我内心世界的矛盾和斗争,由最初的同情、支持中国共产党,进而到最后完成一个巨大的历史转变,即自觉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这一转变过程,既包含各民主党派对自身能力有一个从不清醒到清醒的认识过程,也包含它们对中国共产党有一个从同情到全新理解和认同的过程。没有这么一个过程,民主党派就不可能完成自身政治使命和自我历史定位的转变。这个认识和认同的过程集中反映了民主党派在对中国革命的客观规律作出深层次认识基础上,意识到仅仅依靠和平合作的斗争,要在中国实现民主政治的理想是不可能的。再不能在国民党与共产党两大对立阵营政治斗争的夹缝中苟求生存,只有与中国共产党一道,才能取得革命的胜利,才能把中国建设成一个独立、民主、富强的新中国。这个转变过程集中体现了民主党派求真务实的不断进取精神。“参政党接受执政党的领导不是被动的,更不是被迫的,而是主动的、自觉的。从‘接受’一词中,人们可以体会到包含其中的参政党这个主体的自主性、主动性,不仅更加体现出了多党合作制度的合理性,也更加真实地反映出了执政党和参政党之间。合作的本义,更加生动描画出了参政党在多党合作制度中主动和活跃的姿态。”
新世纪新阶段的民主党派成员在搞好政治交接时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要把老一代的求真务实、无私奉献的高尚品质继承下来,就是要把个人价值的实现和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结合起来。中国共产党坚持以执政兴国为己任,以富民为目的,走适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道路,经过长期努力,国民经济持续稳定发展,民主不断健全,科教愈益进步,文化日益繁荣,人民生活日趋殷实,为中国人民描绘了全面实现小康的宏伟蓝图,提出了一整套发展战略。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政治、文化全面发展的目标,也是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的共同目标。民主党派多数成员毕生追求进步,崇尚真理,求取实绩,为了国家和民族利益,从不计较个人名利得失,始终默默无闻、踏踏实实地做工作,为国为民无私奉献。在新的发展时期,就要清醒地认识到民主党派的时代责任和历史作用。一是要增强坚持共产党领导的坚定性和自觉性。要做到这一点,就要增强鉴别力和敏锐力,善于从错综复杂的矛盾中明辨是非,始终保持政治上的清醒和坚定。二是要围绕中心、服务大局。民主党派成员要立足本职工作,发挥自身优势,勇于到条件艰苦、困难大、矛盾多的地方调查研究,围绕人民群众最现实、最关心、最直接的利益来调研,求知真情,深人实际,深入基层,提出真知灼见,向党和政府“传实情、说真话、支实招、求实效”,真正做到不图形式、不求虚名、参政为民。三是要增强政治和社会活动能力。民主党派成员要做好自身角色的换位,了解民情民意、理顺情绪、化解矛盾、协调关系,提高组织领导水平,增强凝聚力和吸引力,为促进改革发展稳定服务。四是要增强合作共事能力。在多党合作中,民主党派成员要大力提倡互相尊重、互相支持、互相信任、互相谅解的作风,甘于奉献,不谋私利,不断提升自身的思想境界。五是民主党派要为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勇于提出和坚持正确的意见,做共产党的挚友、诤友。为执政党提供真实可靠的决策依据,尽量避免决策失误,巩固发展民主团结、安定祥和的政治局面。六是各级民主党派组织要大力引导广大成员特别是中青年成员进一步坚定追求真理、追求实绩的求真务实之风,把广大成员的智慧和力量进一步凝聚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上来,这样才可以在人生短暂的旅途中体现出个人价值的自我实现。
(四)团结合作的优良传统
中国的民主党派最初从自身利益出发,既反对国民党独裁政权,也不赞成中国共产党武装夺取政权的道路,其政治纲领是试图通过和平改革,幻想在中国建立一个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当中华民族亡国灭种的厄运迫在眉睫的时刻,严酷的现实使其清醒地认识到,只有中华民族团结一致,奋起自救,才能度过此劫。于是,民主党派在其宣言中提出了自己的主张:必须停止内战,团结包括共产党在内的全国抗日力量。“我们要形成一个统一战线,并且要忠诚地合作。”由此,民主党派同中国共产党开始了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团结合作,并且在实践中使这种团结合作关系不断得到巩固和发展。抗日战争时期,各民主党派积极拥护中国共产党关于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促进了“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建立。在国民党反动派倒行逆施,不断制造反共摩擦,制造分裂,迫害异己,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面临破裂的关键时刻,民主党派挺身而出,为了抗日民族解放事业和自己的生存,坚定地同中国共产党站在一起,积极开展民主宪政运动。
解放战争时期,各民主党派为了制止内战,实现“民主统一,和平建国”方针,提议“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并同共产党通力合作,力促政协五项决议的签订。当全面内战爆发后,民主党派毅然地站到了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民主一方,宣布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19499月,中国共产党与民主党派协商召开新政协,共同制定了具有临时宪法性质的《共同纲领》,至此,民主党派同中国共产党团结合作的结果,形成了独具中国特色的政党制度。
新中国成立后,各民主党派自觉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并努力工作,为促进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作出了很大贡献。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各民主党派同中国共产党一道,共同致力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实现“一国两制,和平统一”祖国的伟大事业中,发挥重要作用,作出了特殊的贡献。半个多世纪的历史证明,各民主党派与中国共产党的团结合作的历史,就是在中国共产党的理论和政策影响下,各民主党派逐步提高其政治水平,从民主主义走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历程。与中国共产党的团结合作是贯穿于民主党派历史和政治实践的一根主线,是民主党派优良传统的集中体现,是我国政党制度区别于西方国家政党制度的一个根本特征,也是我们巨大的政治优势。
在新世纪新阶段,在民主党派成员结构发生深刻变化的情况下,继承并发扬这一优良传统,显得尤为重要。从目前我国各民主党派的人员构成来看,各民主党派已经成为一代新人的政党,文革前加入民主党派的只占到5%95%以上的成员都是改革开放以后加人的。经过1992年、1997年和2002年三次换届,历史造就的代表党派特色和知名度的老一代旗帜性人物相继离去,新一代代表人物成为民主党派领导班子的主体,其价值观念和思维方式随着社会阶级和阶层结构的变化,呈现出多样性特征。这既给民主党派增添了新的活力,也带来了一些新情况和新问题。民主党派成员多数是在改革开放后新的历史条件下成长起来的,年富力强,思想活跃,富有开拓精神,因此,民主党派政治交接的核心任务就是尽快促使一批专家型的领导尽快向政治型的领导转变,实现这个转变的关键就是把民主党派的老一代代表人物在长期革命和建设实践中形成的政治纲领、政治路线、优秀品质和与中国共产党亲密合作关系的优良传统和高尚风范一代代传下去,并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把它发扬光大。要让民主党派新一代代表人物通过老一代的言传身教,通过自我学习和修养,通过实践的锻炼,完成从一个学者型向一个合格的政党领袖型人物的转变,塑造一批与中国共产党同心同德的民主党派代表人物,保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得到坚持和发展。
(五)自我教育的优良传统
自我教育是一种在自觉自愿的基础上通过自身的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来调整自我行为的一种内部趋动机制,这种内部趋动机制具有超强的可塑性和稳定性。社会中的每一个人的共同特征是更愿意接受自我理性的选择过程,而不愿接受外部强制的选择。综观民主党派的发展历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其中经历了艰辛曲折和各种考验。民主党派之所以能够适应历史发展的规律不断前进,与其自我教育的优良传统是分不开的。
各民主党派是以知识分子为主体的政党,其成员的文化知识结构比较高,本身所具有的自我学习、自我教育、自我提高和自我认同的能力较强。从历史上看,民主党派在成立之时,幻想通过和平改革的方案在中国建立一个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但是,严酷的社会现实使他们清醒地认识到,原来的设想是走不通的,中国的未来在于中国共产党,要想在中国建立起一个独立、自由、富强的新中国,只有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同中共共同奋斗。19491月,各民主党派的代表人物55人联名发表《对于时局的意见》,第一次公开宜布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可以说,这一选择就是从亲身体验中、从自我教育和自我实践中达成的共识。在社会主义改造过程中,民主党派积极主动地参与和配合社会主义改造,并在自我教育、自我认识、自我实践中形成了自觉的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共识。在“文化大革命”中,民主党派大多数成员能够在遭受长达十年之久的严重迫害的浩劫中始终理智地相信中国共产党,丝毫不改变与中国共产党继续合作的初衷,就是凭借和依靠自我认识和自我选择的坚定信念的支撑。
在新世纪新阶段,民主党派要发挥自我教育的优良传统,一是要以“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树立科学的发展观。“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是面向21世纪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是指引全党全国人民为实现新世纪新阶段的发展目标和宏伟蓝图而奋斗的根本指针。民主党派要与中国共产党一道去完成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事业,就必须认真学习“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以“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树立科学发展观,把贯彻“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坚持科学发展观上升为自觉的行动,真正做到政治上清醒、立场上坚定、工作上有为。二是要坚定不移地维护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一党领导、多党合作,一党执政、多党参政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党制度的本质特征,也是多党合作制度存在的先决条件。民主党派一方面要教育自己的成员、特别是新成员自觉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自觉维护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自觉抵制西方敌对势力的“西化”和“分化”图谋;另一方面,作为共产党挚友和诤友,民主党派要发挥自身的特点和优势,帮助中国共产党不断提高领导能力和执政能力,巩固中共执政的合法性基础。三是要与时俱进,建设高素质的参政党。时代在发展、社会在前进,实践的要求不断赋予多党合作事业新的内容、新的发展空间和新的任务,民主党派要承担起时代赋予的历史使命,就必须加强思想建设、组织建设和制度建设,不断提高政治把握能力、参政议政能力、组织领导能力和合作共事能力,承担起时代赋予参政党的光荣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