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建设

当前位置:首页 >思想建设 >正文

“爱国、民主、科学”是九三学社的核心价值观

作者:佚名 时间: 2010年07月05日

 

九三学社是以科学技术界高、中级知识分子为主的具有政治联盟特点的政党,是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同中国共产党通力合作的亲密友党,是进步性与广泛性相统一、致力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参政党。其前身为抗日战争后期,许德珩、梁希、张希曼、潘菽等一批进步学者为发扬五四运动的反帝爱国精神,以民主科学为宗旨,在重庆发起成立的“民主科学座谈会”,后为纪念1945年9月3日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伟大胜利,改建为“九三学社”。
1950年12月1日,九三学社第一次全国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通过了《九三学社暂行章程总纲》。总纲只有两条:第一条是名称,“本社定名为九三学社”;第二条是政纲,“本社为学术性的民主政团,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为政纲.积极地、忠实地、为其实现而奋斗”。60年来,九三学社始终与中国共产党患难与共,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走中国特色政治发展道路,遵循中共中央关于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重要政治准则,在思想上和行动上与中共中央保持一致,与中国共产党通力合作,共同致力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民主、科学、爱国”与九三学社密切相关,是九三学社历史研究中非常重要的研究对象。如九三学社的前身是“民主科学座谈会”;九三学社的优良传统是爱国、民主、科学;《九三学社成立宣言》提出:“本社同人,即本‘五四’的精神,为民主与科学之实现而努力,始终不懈”;九三学社历届章程中始终强调弘扬民主与科学精神;九三学社主办的刊物名为《民主与科学》;许德珩回忆录名为《为了民主与科学》,邓小平为之题写书名。民主、科学是九三学社的爱国传统和重要特色,民主、科学在本质上与爱国主义一脉相通。
一、民主始终是九三学社的核心价值观
民主这一政治术语,自20世纪初从西方传人中国后,不知令多少社会精英为之梦寐以求。可以说近百年来,中国社会的流行政治术语屡屡更换,唯有民主一词,始终不曾更换。民主到底是什么,民主的定义、相关理论和实际作用虽然仍有一些学者表示质疑,但是,“民主是指多数人的统治,或叫人民的统治,即最终的政治决定权不依赖于个别人或少数人,而是特定人群或人民全体的多数”,这一对民主概念的概括仍然得到了不少学者的赞同。不仅如此,民主本身作为一种社会观念,“在本质上是一种权利意识,是社会成员对社会公权的要求与主张”,从这个角度看,民主观念本身是一种具有普遍意义的价值观。民主观念主要体现在政治领域,其具体的制度层面即为民主政治,民主政治可以说是民主观念的外在表现,自“五四”以来,民主政治就成为中国社会各个阶层共同的一种政治诉求和激情。因此,民主观念与中华民族的整体利益是相一致的。
建国时九三学社提出的主张是“促进民主政治之实现,争取人民之基本自由”。建国后九三学社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为推进社会主义政治建设贡献力量。通过认真履行参政议政、民主监督职能,为发展科学技术、教育、医药卫生、政治、经济等事业做出重要贡献。
二、科学始终是九三学社的核心价值观
以1915年陈独秀创办《青年》杂志(后改称《新青年》杂志)为标志,中国兴起了一场以民主与科学为基本口号的新文化运动。1915年9月,陈独秀在《敬告青年》中号召国人“当以科学与人权并重”。1919年1月,陈独秀在《“新青年”罪案之答辩书》中提出:“这几条罪案,本社同人当然直认不讳。但是追本溯源,本社同人本来无罪,只因为拥护那德谟克拉西(democracy)和赛因斯(science)两位先生,才犯了这几条滔天的大罪。要拥护那德先生,便不得不反对孔教、礼法、贞节、旧伦理、旧政治。要拥护那赛先生,便不得不反对旧艺术、旧宗教。要拥护德先生又要拥护赛先生,便不得不反对旧国粹和旧文学。”陈独秀还明确宣告:“我们现在认定只有这两位先生,可以救治中国政治上、道德上、学术上、思想上一切的黑暗。”诚如胡适在1923年为《科学与人生观》作序时所言:“近三十年来,有一个名词在国内几乎做到了无上尊严的地位,无论懂与不懂的人,无论守旧和维新的人,都不敢公然对它表示轻视或戏侮的态度,那个名词就是‘科学’。这样几乎全国一致的崇信,究竟有无价值,那是另一问题。我们至少可以说,自从中国讲变法维新以来,没有一个自命为新人物的人敢公然毁谤‘科学’的。”
五四运动后对科学精神的研讨很多,成为社会上的“热点”和学术界的“显学”,说明人们对弘扬科学精神非常重视。但有人指出,很多研讨文章“停留在玄思、随想、心得、体会之类的肤浅层面上”,“远远落伍于五四时代”。因为五四先哲“不仅看到科学的‘形而下’的物质功用,更揭示出科学作为‘形而上’之‘道’的精神价值和文化意蕴”,“对科学精神乃至科学之‘道’早就有精湛的研究和真知灼见”,“这种历史的倒退让人感到无比汗颜和悲哀”。目前“有关作者对古今中外关于科学精神及其与之相关的研究文献几乎一无所知”,“在当前急功近利、喧嚣浮躁的社会环境和学术氛围中,忙于赶浪头、凑热闹、出风头,根本静不下心来坐冷板凳钻研和思索”。鉴于“中国传统文化就其本质而言是人文文化,严重缺失科学文化一级”,“中国传统文化和中国人欠缺的恰恰是科学精神的遗传基因(集体无意识)”,所以当前学人研究和弘扬作为科学文化精髓之所在的科学精神应有远大目标:“为了中华文化的补苴改造,为了国民性的矫正提升,为了人的现代化和思想的现代化。” (李醒民:《中国现代科学思潮》,科学出版社2004年)
九三学社是由科学技术和文化教育、医药卫生界高、中级知识分子组成的致力于社会主义事业的具有政治联盟特点的政党,从创建之初就是由一些知名的科学家和大学教授组成的。成员中有许多是各个领域里先进文化的创造者和传播者,九三学社在推进社会主义文化建设方面具有比较独特的优势,在不断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方面作了许多工作,为弘扬科学精神,宣传科学方法,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培育科技人才,普及科学知识,提高全民族的科学文化水平做出了积极贡献。
三、爱国始终是九三学社的核心价值观
爱国主义是中华民族数千年历史长河中一直高昂不息的一个主旋律,但近代意义上的爱国主义是随着近代西方政治文明、尤其是主权国家观念的传入而逐渐形成的。换言之,爱国主义自近代以来亦经历了一次转型。这种转型在明清之际就已经显现端倪,思想家顾炎武曾有一段著名的“亡国”、“亡天下”之辨:“有亡国,有亡天下,亡国与亡天下奚辨?曰,易姓改号谓之亡国。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是故知保天下,然后知保其国。保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耳矣。”顾炎武所谓的“国家”是指一姓之王朝,权力为统治者独享,自然与普通民众全无关系,而“天下”却接近于近代意义上的国家,但是,顾炎武把“天下”为天下人之天下的理由归结为伦理道德,这是顾炎武所处时代的局限。梁启超洞悉顾炎武的意图,并将他的这段话概括为“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与顾炎武不同的是,梁启超所谓的国家,是指近代国家,即一个民族主权国家,“树立民族自主之政权”,“尊法律、重制度,而不偏赖人伦道德以为治”。换言之,近代意义上的民族国家,是每一个民众拥有权利的主权国家,这样的民众,可以称之为国民。国家既然为国民之国家,国民怎么可能不爱自己的国家呢?这可以说是近代爱国主义的源泉所在。
九三学社的成立和发展可以说是鲜明地体现了爱国主义理念。抗日战争后期,九三学社的创立者为了发扬五四运动的反帝爱国精神成立了九三学社的前身“民主科学座谈会”。1945年,九三学社在成立之初曾就政局、事件公开发表若干意见、谈话等言论,要求政治民主化、军队国家化,反对官僚、反对贪污、反对内战。建国以后,九三学社的爱国主义又表现为对社会主义的热爱。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意味着人民当家作主的民主权利的实现,也就是前述国民真正成为国家的主人,但人民当家作主、人民权利的真正实现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并不是说在法律规定了人民的主人翁地位,在现实生活中就可轻松实现这一点。恰恰相反,人民真正成为国家主人需要长期不懈的艰苦探索和努力。九三学社在政治上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框架和政治协商制度框架下,为推进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而努力,应该说,这是九三学社的历史选择。之所以作出这一历史选择,就是因为认为民主党派和中国共产党之间,参政党和执政党之间,通过充分的协商和有力的监督,求同存异,可以使得不同阶层、不同区域、不同群体的利益得到最大限度的整合,从而实现社会整体利益的最大化,达到民富国强的最终目的。换句话,九三学社这历史选择的背后,同样体现出爱国主义的核心价值观。当前,九三学社还以经济合作、学术交流、文化联谊、亲友往来等各种形式,大力推进同台湾同胞的联系和沟通,加强海峡两岸的交流与合作,增进两岸人民的理解与共识,为完成祖国统一大业作贡献。
可见,无论是新民主义义革命时期反对日本侵略,抵制国民党独裁统治,还是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以参政党身份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添砖加瓦,九三学社的根本立足点之一都是爱国主义,视中国为一个国民享有主权的国家,正是这一点,九三学社与中国共产党不谋而合,由此奠定了两者合作的重要前提和基础。
、余论
弘扬爱国、民主、科学精神是五四运动以来的潮流和趋势,并非只有九三学社在弘扬,中国共产党始终坚持弘扬爱国、民主、科学精神,其他民主党派也高度重视弘扬爱国、民主、科学精神,北京大学等高校和许多团体、个人也以弘扬爱国、民主、科学精神为己任;弘扬爱国、民主、科学精神任重道远,全国人民必须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齐心协力、坚持不懈地进行长期奋斗。
正如韩启德主席在九三学社第十二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闭幕会上的讲话中所说,九三学社的爱国、民主、科学的核心价值观还要放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框架中来认识,不断赋予其新的时代内涵,不断予以发扬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