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建设

当前位置:首页 >思想建设 >正文

战地日记

作者:佚名 时间: 2008年05月21日

 九三新疆社员史晨辉来自抗震救灾一线的报导

 

 

 

【链接】
史晨辉   九三学社石河子市委会主委。骨科主任医师、教授,现任石河子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副院长兼骨一科主任,兵团骨科专业学科带头人。
 
 
 
史晨辉在欢送仪式上讲话
517日接到兵团卫生局的通知,史晨辉参加了由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组建的医疗救护队,并任石河子大学医学院一附院抗震救灾医疗队队长,紧急赶赴四川阿坝州马尔康县实施医疗救援。迄今为止,史晨辉是九三学社新疆唯一一名得以参加四川灾区救援工作的社员。在此,我们将通过用手机短信方式得到的史晨辉同志发自抗震救灾第一线的报导公布给大家,让我们共同关注。
 
5月18日:“到成都,一切顺利。”
5月19日:“经上午休整补充给养,吃喝生活用品已较充足。这次出来太急了,只带上了医疗物品,没有生活用品。我们现在从成都出发去阿坝州马尔康县接任务,大概要十二小时行程。阿坝州是目前最远最艰苦的灾区,刚才在路上看到了新疆医科大学一附院和自治区人民医院医疗队的车。艰苦并快乐着!”
“从成都出发,因都江堰进灾区的路段未通,历时十二小时才到达阿坝州小金县。我们是在车上窝了一夜。”
“此时医疗救护队刚翻越过海拔4050米的金夹山,现正在下山。20日到阿坝州的马尔康县,可能最后在茂县安营扎寨。这是目前最艰苦、最远的灾区。但我们兵团人也来了!”
5月20日:“今晨七点我们出发赶往茂县,因有6–7级余震的通知,我们现在仍旧小心地在路上行进中。”
同时,获悉史晨辉同行医疗队员马芙蓉的报告:“昨晚10点整,医疗队全体队员宿营在小金县一个停车场里,大家睡在车里,只吃了当地政府提供的一盒盒饭。现在正在一个叫卓克基的地方休息,估计还有8个小时才能到达茂县灾区。”
“经历了两天的车程,我们只到了距我们工作的地方茂县还有一百二十公里的阿坝州黑水县。这两天有强度较高的余震,加之现在又开始下雨,当地人建议我们明天再走。从迎面过来的车上,看到很多车的挡风玻璃都被打破,是山上滑落的石块击打的,还有余震的问题。有可能今晚我们大家又要在这里住在车上了,昨晚在车上窝了一夜。到现在还没见到灾区景象,原本从成都到茂县二三百公里的路程,我们要绕过这些毁损公路。现已多走了八百公里,翻越了两座海拔超过四千米以上的大山。医疗队的同志们精神饱满,大家确实感到了四川行路难、此次大地震救援更难的真实情况。”
“这里的大雨依旧在下着。警车也在街道上疏散着停在街上的车子去指定的地方。我们昨晚还能在车外转转,而今晚只能安顿在车里。不管吃什么样的苦,我都觉得值得。作为一名骨科医生,能在这国难之时到最需要的地方,可以说是一种荣耀。我深知在困难的时候,人对帮助的渴望与期盼。明天中午以前,我们就能到此次救援的目的地,我们盼望着尽早投入工作救人,救人,救人!”

521“我们于今天下午两点半到了茂县妇幼保健院的后院,接下来就是搭帐篷宿营。今晚可以幸福地躺下睡个觉了!平日里再简单不过的事,今晚觉得格外幸福。确实,我们平时把幸福看得太重、太大了,其实,它就是平日里点点滴滴细小生活要求的满足!今天经历了一天的危险行程,从阿坝州黑水县到茂县仅一百二十公里的路程,开车竟然走了七个小时。一路上险象丛生,危机四伏。人在震后大面积山体滑坡的险境里,显得那么得渺小、那么得无助,不免让人产生对大自然的畏惧。因昨晚的大雨,多处路段滑坡,我们今天的行程几乎是在铲车开路的帮助下行进。在临进茂县之前的一小段路程,我们的车是冒着从山坡上滚落石块的危险,冲进茂县县城的。一路上看到很多惨状,几十辆车被滚落的大石头压砸成铁饼饼。可以想象得出地震的那个瞬间,车上的这些人被天上掉下来的巨石送进了天堂。这是命吗?人的生命实在是太脆弱了。明天在哪里?我是谁?太不确定了。一定要珍惜今天,一定要珍惜生命!明天要去乡里了,那是我的战场。从我们医院出来到今天在这里,就用了四天的时间。蜀道难啊!真体会到了这次地震救灾之难。一分钟前,在震中区我感受到了一次地震,那是心里紧紧的喘不上气的感觉,茂县还不知会有多大的损害。”

 

“刚才得到通知,我将带七人去离县城最远的一个乡,共十二个村约有一万人,成为我的服务对象,而且村与村之间是不通路的,需要步行。没有电,没有手机信号,有可能配一部海氏电话,不知怎么与你联系。这里所有的加油站都没有油,给所有医疗队活动的油,只能是去和回的。还有更多的故事需要分享,手机不通是我心中最大的痛!

海氏电话是卫星电话,连接不是靠机站,而是靠直接与卫星联系,再将信号与地面站接连。每分钟二十四元人民币,好像没有短信功能。” 

 

5月22日:“我去洼底乡和白溪乡,下辖十二个村一万余人。”
 
 
 
截止到北京时间5月22日上午10:31,史晨辉同志从抗灾一线发来的短信都已呈献给大家。之后,手机信号完全中断,失去联系。或许此时此刻,在断电断水、基础设施又比较缺乏的条件下,史晨辉及其医疗队正在紧张、忙碌地实施医疗救护。
 

 

我们急切期盼着讯号能够早点儿畅通。史晨辉及其“抗震救灾医疗队”并肩作战在灾区第一线,他们目前的情况如何?会面临什么样的困难和挑战?让我们静待消息。
 
北京时间5222002
接到史晨辉打来的海事卫星电话:“我们第二医疗组负责白溪乡、洼底乡2个乡共12个自然村的救援任务,现驻扎在白溪乡学校操场上,这里距离茂县县城大约50公里。由于茂县是此次地震重灾区,房屋倒塌厉害,道路因不时塌方受到堵塞,乡到村车辆无法通行,只能靠步行,而村与村之间的平均距离约10公里。今天下午3点半到4点钟,我们还感到4级左右的余震,但是在克服了重重困难之后,我们深入到各个村落,主要开展了医疗救援、疾病预防控制和健康教育三项工作。”

530:“我们来到的茂县白溪乡,位于茂县西北部的大山区,在这次大地震中房屋倒塌损害较重,人员伤亡不大。我们来了的三大任务是对次生疾病的治疗、环境卫生消毒防疫和卫生防疫知识技能培训。逐村逐户的工作都已结束,明后天是对各村的卫生防疫专人进行较为系统的培训。”

531:“这里于昨晚才通电话,但还没有通电。在这里的工作只剩下最后一项,就是对各村选出来的防疫人员进行培训,大概要用今、明两天时间就全部结束了。我们在等待‘集结号’的吹响!这十天与世隔绝了,对亲人朋友的思念与对灾区人民的爱一样深、浓。我们这支队伍没有辜负大家的期望!”

64:“我们最终没能进茂县县城,在最后的五公里,也就是最危险的五公里,脸盆大的石头象流星般的往下滚。在行进的路上,不时能遇到滚落的石头打在车厢顶上噼啪噼啪乱响,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哪块山石会崩塌,把哪个不幸压砸!我们只能放弃进茂县县城的念头了。这是著名的死亡二十八公里路段。回来的路上看到几辆挖出来的车,还有尸体。这天路再也不能走了!刚得到最新消息,明天王局长宣布走留人员名单,防疫人员留九个,加一个司机。五号收拾整理,六号撤离,详细具体的时间表明天才能知道。”

65:“今天是我们进四川灾区的第二十天,也是进入茂县白溪乡救灾的第十六天,又是我们离开的日子。早晨八点四路人马汇聚茂县两河口,这里是黑水河汇入岷江的地方。我们新疆兵团医疗队留下十名防疫专家,其余第二批撤离的医疗队二十八名成员驱四部车,从茂县到松潘经诺尔盖、合作、临夏,最后抵达兰州。这一程八百多公里,大概能在今晚十点到兰州,再由兰州飞往乌市。我们现在已过诺尔盖县城,天气晴朗,蓝天上飘浮着棉花团般的云朵。就要结束这次救灾任务了,感触颇多!首先是,我们国家和共产党的伟大。在震后极短的时间里就调动了全国三十一个省(直辖市)各方面的力量进入灾区实施救援。其次是,中华民族的伟大。灾区人民在失去亲人、失去家园的悲痛下,能够自救互救,而且还把他们家中仅有的菜、肉拿出来照顾救援队员的生活。与此同时,全国各地无数的志愿者来到灾区捐款捐物、做义工。我们在成都遇到了一对开车从西安赶来的青年恋人,他们的车内车顶都堆满了成箱的药品。他们告诉我,他们把原计划出国旅行结婚的费用全部买成治疗外伤的药品,两人专门驾车送在灾区。相信,这也是一个有意义的婚礼!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自爱博爱情怀,时时处处感动和教育着我。再就是,中国军队的伟大。跟我们一起在茂县白溪乡救灾的武警部队战士是十二日当天连夜行走二十小时一百五十多公里,第一支进入茂县的部队。在配合我们医疗队的工作时,很是吃苦耐劳。第四是,我的灵魂得到了历练。到了灾区爬上了没有爬过的的大山,经历了没有想象过的险,看到了大山中老百姓真实的艰辛生活,我想,我会做一名好医生,也一定要成为一名好医生!”

“我们的车已驶出四川了,我的战地日记’也即将收笔了。在茂县白溪乡的前十几天,因没有手机信号无法与外界联系,让关心、牵挂我的人担心了,在此表示歉意!感谢你们,是你们的关注,让我有了战胜困难的信心和决心!”